游赵树理故居随想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姚群  时间:2018-06-13 【字体:

夏日已至,静谧的尉迟村深处,一座老旧的农家院落悄然诉说着历史,院中央是一棵冲出屋檐直逼云天的大树,斑驳的树影下,阁楼门前“国风大雅舒民意,气象维新壮岁月”的对联散发着与这破败环境截然相反的豪气。院子一角,一位背影阑珊的老妇人正悠闲地吃着午饭——这就是人民作家赵树理故居留给人的第一印象。

我想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“草根情结”。“草根情结”是什么?一谓之顽强,象征着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的生命力;二谓之平凡,“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”地遍布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究其根本,就是保留一分“土气”。相比赵树理其人,更先接触到的是他的作品,《小二黑结婚》《李有才版画》都是先在课堂上听闻,拜读后才了解了这位作家,这位“山药蛋”派的领军人物。只是当时的文学审美还停留在肤浅华美的文字,对“土里土气”的风格不甚感冒,直到如今自己也开始讲故事、写特写,方知草根写法的动人之处,也认识到越是朴实无华的文字,越能深入人心,引起共鸣。

采风当日的路途并不十分顺利,早起奔波数个小时到达时本是情绪低落,而在踏入到故居的院落,从门联上感受到深厚底蕴、听到院中老人讲起过往之事的时候,一切又变的不同了。老人姓“裴”,是赵树理本家的弟媳,已是82岁高龄,见证了这座院子的兴衰。她说赵树理深爱读书写作,房中曾堆满书籍,本是邻里们敬而远之的角色,但让大伙儿欣喜又纳闷的是,这样的一个“文化人”身上竟没有一丝秀才气,写出来的东西也让人听得懂、听得乐呵……在故居听故人讲故事,一切如情景再现,赵树理的形象立体地呈现在眼前,院子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光景。

“人民得福劲冲天,岁月逢春花遍地”,故居一行再一次将“草根”一词深深烙在我的心头。在《人民日报》2015年某期的《永远的草根情结》一文中写到,“全国解放后,赵树理本应更加放开手脚施展才华,然而非但没有,他还失去了头上曾经拥有的光环。面对这种失常的状态,赵树理却仍然坚持己见,这不由让人想起杨万里的诗句:‘却有一峰忽然长,方知不动是真山。’赵树理为何不动?说到底,还是草根情结的牵绊。”平凡和顽强是草根情结的象征,也是我们——被冠以“当代青年、新铁军、时代新人”等种种美名之人所要继承发扬的精神。作为宣传工作者,更要将笔杆当作镜头和支柱,把镜头对焦最平凡最基层的人们,用最“土”的语言写最感人也最真诚的故事;以支柱顽强面对不同层面的压力,坚持捍卫自己的原则。想及此处,便又燃起了一腔热血,对赵树理先生的敬意也更多了一分……

夏日来临,故居院内曾经的小树已参天而立,树干笔直,枝叶葱绿。它能看见来来往往瞻仰的人们,也一定能看见山脚下赵树理的墓园,对正坐在墓前的作家说:我们的根,都在这里!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