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四局二公司朱志显:一个人与一座桥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高晶 郭长清  时间:2018-08-09 【字体:

他坐在一张堆满施工图纸和资料的桌子前,端起不透明的玻璃杯,晃了晃又轻轻地放下,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几天下雨,道路泥泞,好几天没来送桶装水了,只能喝井水。”

今年27岁的朱志显,是十四局二公司中牟项目部一名普通的现场技术员,在负责贾鲁河大桥施工的近600个日日夜夜里,他见证了大桥“成长”的过程。

贾鲁河大桥梁宽33.5米,为双向六车道,主河道桥梁采用悬灌梁施工。对中牟项目部来说,修建这样一座桥,的确没有什么高难度,但大桥在实际施工中却处处暗藏“拦路虎”。

按照设计要求,位于贾鲁河道内的三个悬灌梁主墩,地面以下10米是承台的底面。河道内水位高,下挖2米多就开始出水,越往下出水量越大,仿佛唤醒了河中的“水龙王”。

朱志显和一线工人围着现场研究对策:在基坑四周打降水井、截断水脉,一口降水井不行就增加为2口、3口……当降水井增加到12口时,“水龙王”终于被锁住了。

回顾对抗“水龙王”的经历,朱志显感慨,“在贾鲁河大桥建设的过程中,我不仅感悟到了‘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’的企业精神,也学到了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。施工一线虽然艰苦些,但的确是提高工作能力的好机会。”

现场,500千伏的高压线贯穿贾鲁河大桥,悬灌梁的两个主墩位于高压线的最低点。设计参数表明,静止状态下,贾鲁河大桥桥面距上方的高压线最低点不足20米,对吊车、泵车等大型施工机械来说,这个空间太狭窄了。

“站在桥面上,触摸钢筋等导电体时常会有触电发麻的感觉。雨天过后以及雾天、阴天,还能听到高压线放电的声音。”朱志显表示。

受高压线安全制约,传统的悬灌梁菱型挂篮无法安全吊装。对此,项目部将菱形挂篮改制为横梁式,挂篮的高度降低了3米多。

悬灌梁4号主墩左幅墩柱距高压线最近,有的员工提议,横梁式挂篮既然能浇筑4号主墩右幅悬灌梁,浇筑左幅悬灌梁应该也没问题。

“高压线距4号主墩左幅最近,绝不能有‘大概’‘也许’等侥幸思想。”朱志显力排众议,坚持安全施工。

在项目部领导的大力支持下,朱志显根据专业人员的建议,组织员工使用满堂支架代替挂篮、地泵代替泵车的施工方式,安全浇筑了4号主墩左幅悬灌梁0号块、1号块、2号块……虽然增加了工时和投入,但安全闯过了施工的最危险地段。

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朱志显,对家人却是满满的亏欠。

“小朱为了工作,连媳妇生孩子都没顾得上回去,孩子出生不到10天他就赶回了工地。”谈到朱志显,工区经理高翔赞许的点点头。

“去年10月的一天早上,我媳妇打电话说有临产征兆,可那天下午悬灌梁要浇筑混凝土,我就让家人先把媳妇送到医院,第二天到家时孩子已经出生了。”朱志显接过话茬,“悬灌梁浇筑混凝土有点像妇女分娩,最容易出问题。价值几千万的大桥出了问题,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。”

“孩子出生第5天时,我得知大桥施工正在关键时刻。咱伺候月子也不内行,还不如回工地干点活呢,也算不上什么无私奉献……” 朱志显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在吃苦耐劳、自我约束和奉献精神方面,我们达不到老铁道兵那样的高标准、严要求,但起码要珍惜自己的工作,履行自己的职责,正确处理集体和个人利益的关系,这样才能心安理得啊。”朴实的回答彰显了家庭好男人、企业好员工的形象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